比利玩樂園:《香港人的虛與偽:民意喜羊羊》

Screen Shot 2014-01-08 at 3.59.37 am

香港人的虛與偽:民意喜羊羊

一向都明白人總是虛偽,雖然某些時候人的虛偽可能只是一種禮貌,但隨著面書的普及,人的虛偽就更上一層樓,神又是你,鬼又是你,容許我為他們起一個名字:「民意喜羊羊」,風往那裡吹就往那裡倒,最後就像喜羊羊一樣,做完壞事扮無辜。

面書是個觀察人的好地方,至少到一些大事件發生的時候,就可以讓你看到一場好戲,例如一些外國明星不在人世的時候,當中數一數二的例子就是 Michael Jackson;當然 Michael Jackson 的離開令不少 Fans 心傷,但在面書上看到情況就更令人傷心:看著一個又一個,平日連半首英文歌都不聽的人,居然百年難得一見在談論外國的音樂:「MJ RIP」、「感謝 MJ 帶給我們好音樂」、「很傷心,MJ Forever」。

可能在 MJ 離開的一星期前,這群「民意喜羊羊」才剛諷刺完 MJ,可能剛剛和朋友開玩笑:「你不會像 MJ 變 Gay 佬搞男童嗎?」;當然 MJ 一離開人世,這群「喜羊羊」們就會順從民意,像超人變身一般,變成一個外國音樂的樂迷,上網下載一大堆 MJ 的 Live DVD 和 CD,然後說一句:「其實我小時候已經很欣賞 MJ,他的歌舞真是一流」。

這群「民意喜羊羊」,除了身份變得快,情緒變得更快,例如在 HKTV 不獲發牌之時,這群喜羊羊們都說很憤怒,在面書上不斷轉貼相關的新聞,一方面又不斷聲討 TVB,差點要此生不再看無線;但事件過了一個月左右,這群「民意喜羊羊」的怒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,然後就快快樂樂看「萬千星輝賀頒獎禮」,整晚在面書像戰地記者一樣,全程文字直播,問他們 HKTV 怎樣串都不記得了。

 

公審「朗誦童」?

身份變得快,情緒變得更快,但他們的立場才是變得光速的快;就以近來的「朗誦童」為例,看見別人和自己不同,自己接受不到,大家又在恥笑他,他們就變得像國仇家恨一般的激動,不斷叫這位同學「收皮」、「食屎」等等;就像要這位同家出來切腹謝罪才滿意,他們不會去了解其他的朗誦是如何,更不會反思朗誦文化是否需要改變,只是想找個出氣袋給自己大駡特駡。

但假若這位同學受不住打擊,有甚麼三長兩短,我相信這群「民意喜羊羊」一定會第一個衝出來說:「其實我很欣賞這種特別的朗誦方式」「人生很美好,為何要放棄」「其實我覺得這種獨特是難得一見」;總而言之,看人仆街最樂意,可以仆多幾次就更滿意,但假若仆死了,就不關我事了,我有份說 RIP 的;有如喜羊羊一樣,折磨完灰太狼就扮無辜,還說得自己大義凜然。

這群「民意喜羊羊」只會記著,大家都說 RIP 時,他們就扮到最傷心地說 RIP;大家說 DLLM 時,他們就比所有人更憤怒的說 DLLM;做人不一定需要標奇立異,但需要隨波逐流到成為「民意喜羊羊」嗎?

Billy Ng (大王)

Billy Ng (大王)

打雜台主 at Youth Power Radio
一個研究身邊事物,同時被身邊事物研究的怪人;和大家談生活、談玩物、談無聊事
Billy Ng (大王)

Billy Ng (大王)

一個研究身邊事物,同時被身邊事物研究的怪人;和大家談生活、談玩物、談無聊事